【淫色的皇都】 (16-18章)
时间: 2021-03-30 22:32:36

               第十六章  第二天的上午,艾德此时正坐在桌前在纸上写着什么东西,而旁边则是水流的呲呲声不断传来,原来是艾尔文正跪在地上接受者伊莉丝的黄金圣水。因为是晨尿,所以量比较多,伊莉丝中间停了几下让艾尔文能完全的喝下去别再漏出来  喝完之后,艾尔文开始回味着嘴里那淡淡的尿骚味,毕竟这以后就是自己每天的饮品了,虽然还有些不适应,但只要一看到伊莉丝的脸,想到是这个绝世美女的尿,仿佛又变得美味了起来,看样子美女都是秀色可餐这话没有说错。  而伊莉丝看到小伪娘的嘴还没闭上,于是把嘴里一口又浓又黏的唾沫直接用舌头慢慢滴流进了他的嘴里,对艾尔文来说这大概算是在奖赏吧,因为伊莉丝的口水竟然是淡淡的甘甜味,而且这股甜味在嘴里那尿骚味的寸托下更加明显。  「伊莉丝的口水……好甜啊。」尽管昨天接吻时就发现了,但艾尔文直到现在才有机会说出来,语气里还夹杂着一点点羡慕。  「嘻嘻,这是主人的炼金术弄的呢,本来我也不太相信,没想到真的能变甜呢,可惜我自己尝不出来。」  「哎?皇宫里的炼金术士不会做这种改变口水味道的药吗?」一旁的艾德也              跟着插话问道  「这个……我没听说过有这种东西。」艾尔文则如实回答了出来  「是吗……现在真是什么水货都能出来混了,这东西都不会做也能进皇宫,对了,帮艾尔文也做一些吧。」  「啊?那个……真的可以吗?我的口水也会变成和伊莉丝一样的味道吗?」  艾尔文似乎有些激动和期待,毕竟每天接吻的时候如果口水的味道能好些的话可是会让主人对自己的好感度大大提升的。  「一样倒不会,每个人都会有些自己独特的味道,不过总体都会是甜的,比如伊莉丝的口水味道就有些像玫瑰蜜,艾尔文你的话还得之后才能知道了。」  「是吗……我自己的味道啊……」小家伙听完后竟然是一副神往的表情  「好啦好啦,把衣服换好,准备一起出去了。」  「干什么去啊?」  「嘻嘻,买东西啊,这次艾尔文来了有不少东西要买呢。」     伊莉丝这才发觉原来艾德刚才在纸上写的就是购物清单  「那个……主人,买东西是要钱的啊……」伊莉丝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无力  「我知道啊,家里的钱不都是你掌管了吗,这次大概要花不少呢,多拿点出来吧。」  「主人,你知道我们家现在还有多少钱了吗?」  「多少?」  艾德问完话后,伊莉丝比出了一个三的手势  「30个金币啊……确实有些不太多呢,看样子要省点花了。」  「你想的美啊!30个金币?把我卖掉算了。」伊莉丝惊讶于自己这个理财白痴的主人竟然还能对家计这么乐观。  「难道只有3 个金币了?」艾德发现情况原来已经这么糟了,看样子这次很多东西都不能买了。  「30个银币啊!银币!我们家连一个金币都没了啦。」  「哎?」  主奴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几秒钟,然后艾德看了看手里的购物清单,又默默地放回了口袋里……  「怎么能这样,我本来还打算替你和艾尔文各买一双丝袜的呢,还有好多药材原料,这样子一辈子都不够啊。」 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艾尔文发现主人在这个时候的表现终于和他稚嫩的外表  有些相符了,不得不承认要可爱多了。  「真是的,主人你身为一家之主好歹对家计也关心点吧,花钱花的一点数都没有,我本来还指望你今天终于能记得是要去市政中心领俸禄的日子呢,没想到还是出去买东西,别忘了现在艾尔文来了,伙食费也要上涨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大手大脚的花钱了。」  伊莉丝像个大姐妻一样的教训着艾德,而后者则低着头乖乖地挨批,让一边的艾尔文看的有些想发笑。  最后,三人还是穿好了衣服上船准备进城了,虽然没钱购物了,但是这次一来还要去市政中心领工资,二来要把艾尔文的奴隶领养手续给办了,怎么的都还是要带着两人一起去的,毕竟关于钱的事伊莉丝可不放心单独交给这个主人。  「哎?这个是什么啊,雕的……很漂亮啊。」  艾尔文坐在船上的时候发现一块布下面竟然盖着一个木制雕塑,拿出来一看,造型竟然是一个姿势极为淫荡的美女,一边摸着自己的奶子一边抠挖小穴,让艾尔文看的面红耳赤,但又不得不承认雕的真好。  「哦,那个是我以伊莉丝为模特雕的淫欲女神的小雕塑,算是无聊时的手工吧,家里还有好几个呢。」艾德一边划船一边答道  「哎!主人你雕的吗?好厉害啊,真的和伊莉丝好像,特别是这个乳房,连乳头都这么精细。」小伪娘听到事实后不由得惊叹了起来,这样的手法完全是专业级的了。  「真是的,每次雕这些的时候都要让我做一些羞死人的姿势,还都是在船上,也不想想万一有人看见该怎么办。」  伊莉丝一边对这个雕塑发着闹骚一边也有些微微的兴奋和脸红,毕竟自己的形象被这么精致的木雕展示出来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是很值得骄傲的事。  「别这么说啊伊莉丝,这些木雕真的好漂亮,我都能从这上面感受到主人对你的爱呢。」艾尔文出神地盯着手里的雕塑欣赏着,语气则带有明显的羡慕,而伊莉丝则红着脸不答话了,看样子也是默认了。  「哈哈哈,艾尔文要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帮你雕几个啊。」  「我!我怎么可以啊,这样不男不女的身体没资格做模特啦。」  「我喜欢就行了,管那么干什么,艾尔文你的身体比绝大多数女人都要漂亮多了,干嘛这么没自信,说了帮你雕就一定要做。」  「谢、谢谢主人。」  结束了谈话后伊莉丝把艾尔文拥在了自己的怀里,像抱着一只小狗般地抚摸着他的金色秀发。伊莉丝发现艾尔文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甚至让自己都不会对受着主人宠爱的他产生太多的妒忌,还好这个小家伙性格乖巧内向而且又爱上了艾德,不然肯定是一个男女通吃的超级大祸害。  终于划到了岸边,三人下了船后发现岸边几乎所有的视线全都往这边投了过来,这也正常,本来伊莉丝每次进城都会吸引无数的目光了,现在又加了个艾尔文,自然效果会跟着平方化了,只不过众多男同胞看向艾德的眼神可就没那么友好了,这让他以最快的速度寄好船绳后便领着两个奴隶离开了岸边。  艾德一路上顶着刺人的视线领路前行,倒是后面的两个小美人有说有笑的当是郊游一般的开心,他有些后悔不该把两人一起带出来了,这时候如果再有什么贵族子弟过来要抢女人的话连他自己都觉得错不在对方了,因为确实是自己太过显摆了。  好在今天的情况还算不错,三人平安无事的来到了市政中心,大厅内还是那么多的贵族走来走去,虽然三年下来每个月都要来这里领钱,但艾德始终都不习惯这里的气氛。  「哟!这不是艾德嘛,又走了什么狗屎运得到了这么漂亮的小美女啊,有了伊莉丝小姐不够还要继续来刺激我们啊。」  刚进大厅,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艾德转头看了过去,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穿着华贵的贵族少爷,样子还算凑合,但他实在想不起来对方是谁了,回头看了看伊莉丝,小女奴也只是摇了摇头一脸疑问状。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啊?」  艾德很认真地问到,但对方显然是把这个当成了最大的侮辱,  「你这混蛋是故意的是不是!我是亚诺斯。格林特,为了伊莉丝小姐曾发过誓要把她从你的魔掌下解救出来的,你敢说你忘了?」  对方似乎真的很生气,但又不想在伊莉丝面前表现的太难看,给人一种想爆发却又被堵住的感觉。  「不好意思,这个……亚诺斯先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的人实在太多了,我也实在是懒得去记,伊莉丝你记得吗?」  艾德回头去问自己的小女奴,但伊莉丝还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记得这位亚诺斯先生。  「你们!你这混蛋肯定是对伊莉丝小姐使用了邪恶的魔法,不然就凭你这种来历不明的穷小子……怎么可能……」  比起艾德,伊莉丝的反应似乎对这位贵族少爷的打击才是最大的,心中的女神竟然连自己的名字和人都没记住,亚诺斯不由得把怒火全发泄到了艾德身上。  「这里是市政厅,安静点!有什么事情出去闹去!」  市政中心的官员这时出现喝住了亚诺斯,毕竟这里也是政府机构,为了个女人吵起来实在太有失体统了,亚诺斯也有些自知理亏,瞪了一眼艾德后便离开了大厅,但周围男人的眼光对艾德依然很不友好。  不理会那些男人的无聊妒忌心,艾德领着两人来到了目的地,  「哦,艾德,来领俸禄的吗?」  和艾德打招呼的依然是当年的那位库玛大叔,艾德每月来领工钱都是由他负责的,两人的关系倒一直很不错,关键原因是这位库玛大叔有一位十分相爱的妻子和一个女儿,不会去嫉妒艾德的女奴。  「还有些别的事。」  「别的事?」  「恩,家里面来了个新奴隶,要办个契约的手续,就是伊莉丝旁边的那个小家伙。」  艾德说完指了指艾尔文,大概是有些怕生,艾尔文看到库玛盯着自己看后赶快躲到了伊莉丝的身后,这让这个家里面有个差不多大女儿的大叔不由得笑了出来。  「哈哈哈,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啊,奴隶契约是吧,来,两人都到这里按个手印吧。」  契约完成之后,艾尔文也算正式成为艾德的小奴隶了,大概心里面有些激动,小伪娘脸上一副幸福洋溢的表情。这对库玛来说还是很少见的,毕竟自己办这个奴隶契约也有不少了,从来就没有奴隶一方的人会这么高兴,看样子艾德这小子魅力还真不小,两个女奴都是这么国色天香的绝世美女,而且都这么喜欢他。  「来、伊莉丝,两个金币,可别让你的主人再乱花掉了。」  库玛之后直接把俸禄给了伊莉丝,看样子对艾德这家子也算很了解了。  「谢谢了,每个月都麻烦您。」拿到钱后伊莉丝很有礼貌地鞠了个躬,并把钱收到了自己的怀里,库玛也背过身去整理文件顺便发起了闹骚。  「哎呀,我那个女儿要有伊莉丝你一半懂事漂亮的话我也不用天天愁着怎么把她嫁出去了。对了艾德,我看你这么会照顾女孩,想想不如把我女儿嫁给你算……哎,人呢?」  还没等回过头的库玛把话说完,艾德领着两个小美人赶紧离开了大厅。  「库玛大叔每次都要把他女儿推给主人你呢。」出了门后,伊莉丝有些不怀好意地笑着说道。  「女儿到这个年纪的父亲都会像他那样的啦,但我可不想给他当这个便宜女婿,而且估计他只要见到个差不多的男人都会这么推销一下,哎……生女儿就是这么累啊。」  艾德想到这里顺便感叹了下,  「那……主人你将来想要个儿子喽?」伊莉丝脸蛋绯红地小声问了这个问题,  「我?我当然是想要女儿啦,儿子养的太烦了,反正我和伊莉丝的女儿肯定会是个大美女,才不会担心嫁不出去的问题呢,哈哈哈……」  「主、主人!艾尔文还在这……说什么啦……而、而且我只是个奴隶,生孩子什么的……」  伊莉丝虽然作为性奴跟随了艾德快三年,但谈到这种事的时候还是像个恋爱中的女孩一样羞羞答答的。  「艾尔文在有什么好怕的,如果他也能生孩子的话我照样会让他给我生一个,对不对,艾尔文?」说着艾德一把头把小伪娘搂进了怀里,  「恩……」没想到艾尔文竟然真的闷着头答应了,不过被艾德抱在怀里所以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  但艾德和伊莉丝都知道这个话题若在继续下去的话可就不好了,因为肯定又会扯到艾尔文的身体问题,于是伊莉丝果断还是转移话题,  「那个……今天难得把艾尔文也带出来了,干脆去次教堂吧,我想把艾尔文介绍给海伦娜小姐认识下。」伊莉丝果然是个虔诚的教徒,只要进城就总是想要过去。  「礼拜天不才去过嘛,怎么又要去,换个地方吧……」艾德实在受不了教堂里那沉闷的气氛,听到女奴这么提议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  「来,艾尔文,这边走……」  「哎……那个,不管主人了吗?」  「不用管他,他不肯来的话我们两就算被偷走也和他没关系了。」  伊莉丝一边领着艾尔文往教堂方向走去一边故意说狠话给艾德听,  「先别走啊,喂……好好好,我跟你们去行了吧,别生气了。」  看着越走越远的两人,艾德只能无奈地跟了上去,同时觉得伊莉丝算是把自己的脾气完全摸透了,看样子以前确实有些太过宠她了。  在路上,两个小奴隶又聊了起来,而艾德则一个人走在后面纯粹当个保镖了  「对了艾尔文,你以前去过敏斯特大教堂吗?」  「没有呢,小时候都是直接在孤儿院的教堂里面礼拜,后来进皇宫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过,在菲尔纳小姐家里面也一样,今天还是第一次去呢。」  「是吗,那你也是第一次看海伦娜小姐喽?」  「圣女大人吗?我听说她是整个大陆都屈指可数的大美女,不知道究竟长什么样子啊。」  「啊……那可不是用语言能形容的,一定要看了才能知道有多美。」伊莉丝回答的时候一副神往的表情,  「哎?难道比伊莉丝你还漂亮吗?」艾尔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能让这个美若天仙的伊莉丝都这么称赞的人那只有女神了吧。  「我哪能和海伦姐姐比啊,根本连她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的。」  走在后面的艾德很想反驳一下这夸张的言论,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每次一谈到圣女小姐这个伊莉丝总是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还是别自讨没趣了。  走了20多分钟来到了敏斯特大教堂,这座宏伟的建筑果然让艾尔文感到了一阵惊讶,大概这个小家伙除了皇宫之外还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于是就这么一直仰着头被伊莉丝带进了教堂里面。  「恩?」  「怎么了吗?主人?」  刚进门艾德就莫名地哼了一声,让伊莉丝很奇怪,  「啊……没什么,好长时间没来,有些不习惯这里了,大概是精神过敏。」  虽然艾德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但一下子又说不上是什么,不过从伊莉丝的反应来看,她好像没什么感觉。  进入礼拜堂后,和平时也没什么不一样,也就是比周末人要少了点而已,但也绝对够多,很多男人看到伊莉丝和艾尔文后都把目光移了过来,教堂里也有了些骚动。  但小女奴没有理会这些目光,而是拉着艾尔文往中间的讲台走了去,  「海伦姐姐。」伊莉丝很亲密地喊了正在闭目祈祷的圣女候选人海伦娜。  「伊莉丝?」  听到伊莉丝的声音,台上的海伦娜欣喜的抬起了头,甚至那对大部分人从来都不睁开的双眼也不再闭合,两只让最高级蓝宝石都黯然失色的天蓝色瞳孔就这么显露了出来,使得台下做礼拜的众人又是一阵骚动。  「怎么今天突然来了……哎呀!这个小可爱是谁啊?」  海伦娜正有些惊喜伊莉丝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就看到了她身后有些脸红的艾尔文,这个可爱羞涩如同洋娃娃一样的金发小美人让包括这位圣女小姐在内的众多修女和台下的教徒们都有种把他抱在怀里的冲动。  「是主人新收来的一个奴隶啦,叫艾尔文,来、艾尔文,这就是海伦娜小姐,打个招呼吧。」伊莉丝很熟练地把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  艾尔文这才敢抬起头来欣赏这位圣女的尊荣,怎么说呢……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纯洁美丽到了极致,这就是海伦娜给人的第一映像。  艾尔文一直认为一个女人哪怕再怎么完美也或多或少会有一些缺陷的,比如伊莉丝,同样是外表无可挑剔的女人,但清纯的气质中就夹杂着点妖媚的味道,虽然让她变得更加诱惑人,但也总让人觉得有些缺憾。 但眼前的这位圣女候选人无论怎么看竟都是圣洁纯美到完全没有一点可挑剔  之处,婀娜多姿的身材配上特别订制的圣女装是那么的合身,诱人的身体线条被薄纱和丝绸完美地勾勒出来,但那神圣的气质却又让人对这幅勾人魂魄的身体产生不了一丝邪念。  而那亮金色的头发更是颜色极纯,甚至远看都像是白银色,反射的银光如同星屑一般撒在及腰的长发上,让人觉得美的不可炫目。而且仅仅是从跪下到站起这简单的几个动作和姿势就让人感觉到了那非同一般的气质和仪态,这种优雅和圣洁甚至让从皇宫里出来的艾尔文都不由得看呆了。  如此一个完美的女人过去肯定都是被达官贵人私藏在家里享用的,如今却身处这个教堂内每天给民众欣赏,难怪天天都有这么多人来做礼拜,艾尔文总算是知道了原因。  「你们家的新女奴吗?你主人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有了你之后竟然还能有这样的福分,叫艾尔文是吗……呵呵,真是越看越可爱。」  海伦娜说到这忍不住去摸了摸艾尔文的小脸,让周围的人又是一阵羡慕的呼声,也让艾尔文激动地有些颤抖。  「嗯哼!海伦娜小姐,请注意一下自身形象。」  这时从边上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只见一位身穿圣骑士装备的金发俊男走上前来并提醒了海伦娜。  「啊……不好意思,帕特先生,那个……我会注意的。伊莉丝,你和艾尔文先坐一会吧。」  海伦娜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不当行为,像个知错的孩子一样放开了摸着艾尔文小脸的玉手,而下面的民众则大多都是会心一笑,毕竟很少有机会看到这位高贵无比的圣女小姐刚才那么孩子气的行为。而对所有的男人来说,三个大美女同台一起更是让人大饱眼福,当然如果最后没有那个高富帅的圣骑士帕特出现的话就更完美了……  于是伊莉丝和艾尔文走到了艾德坐着的长凳那在他两边分别坐了下来,而海伦娜这时也发现伊莉丝那个很少会来这的主人今天也来了。  「艾德先生今天竟然也来了啊,上次见到你还是一个半月前吧……」海伦娜很有礼貌的低头行了个礼说道,  「真是感谢圣女大人这么有心了,我实在深感荣幸。」  周围的人都有些吃惊地看着艾德,大概都在想这个小子是什么人物能让海伦娜小姐记得这么清楚。  「没什么,毕竟伊莉丝就好像我的妹妹一样,我当然会关心一点,而且要我说难得您能有个伊莉丝这么虔诚的女孩跟在身边,希望也能让您对女神多一些尊敬和信仰,起码每个周末能陪她来做一次礼拜。而且……」  艾德发现海伦娜说到这的时候突然表情变得很奇怪,似乎有什么心事,但在这个场合他并没有打断去问。就在这时,一直在后面的那位圣骑士帕特再次提醒了一下这位圣女小姐,  「海伦娜小姐,现在还是礼拜时间。」  「啊!是呢,那个……总之艾德先生,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您以后要经常陪伊莉丝过来啊,我都会等你的。」  在海伦娜急匆匆地回到讲坛之后,艾德发觉周围男人们那刺人的视线简直能把自己给烤焦了。这个圣女大人就没想过刚才那番话从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口中对一个男人说出来是多么的让人误会吗……  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氛围,艾德起身往旁边的小走廊走去,而他发现那位帕特则一直也在盯着他看,不过和其他男人不同的是,这位骑士大人只是在很仔细的观察,并没有什么嫉妒的因素在里面,看样子这个帅哥和海伦娜小姐之间的关系还挺纯洁的。  总算离开了礼拜堂,正打算歇一会的艾德却在这小小的走廊上遇到了一个熟人,  「艾德?」  「波雷特主教?」  没想到竟然这么巧就碰到了个认识的人,要说自从当年那次秘密会晤之后,两人之间确实如艾德所说没怎么见过几面,就算偶尔在教堂碰到也最多就是用眼神打个招呼而已,但今天艾德刚好有些事情想要问他一下。  「你今天竟然会到这来啊,吹什么风了?」波雷特自然也是这样的反应,这个连礼拜日都不肯陪着自己女奴一起来的艾德竟然会在今天过来。  「这个……没办法,被逼着过来了。对了,正好有点事要问下。」  「什么事?」  「今天教堂的护卫怎么感觉少了那么多?」  「哦?你怎么发现的?」对于艾德这样的问题波雷特开始有所警惕起来,毕竟教堂的骑士护卫除了海伦娜的贴身保镖帕特外,其余的平时都是在暗处。  「今天刚进来就感觉不太对,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想起来以前来的时候那种圣骑士特有的神圣力量明显比今天要强得多,今天从感觉来看好像比上次来时少了3 个左右的圣骑士。」  艾德说出了自己的理由,这也是他刚进教堂时觉得有些奇怪感觉的原因。  「没想到你竟然能感觉出来……」波雷特大概觉得对于艾德这样的人隐瞒也没什么意义,惊讶之余所以决定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没错,两天前圣城把原来护卫海伦娜的三位圣骑士全都调了回去,只留下贴身护卫的帕特,不过听说下个月他也要被喊回去了。」  「哎?为什么?这个……海伦娜不是最有希望的圣女候选人吗?怎么突然这么做?圣城要被恶魔攻击了还是那的人都傻了?」这个消息还真让艾德有些吃惊。  「原因就是这个候选人的事情,听圣城那的消息,好像说教会本部得到了女神的神谕,圣女的真正人选已经决定了,很遗憾并不是海伦娜,所以大部分的护卫都被调走去保护那位真正的圣女了。」 波雷特的这个消息哪怕对于艾德这种对教会没什么兴趣的人也算是相当有冲  击力了,甚至这位一向冷静的主教自己在说的时候情绪都有些不稳。  「怎么会这么快,不是说还有个几年才会决定吗?圣女降临仪式好歹也是百年才有一次的重大事件吧,就这么儿戏?难道女神还会月经不调所以才提前几年的?」  这番话如果是别的教会人士听到了,估计就要和艾德拼命了,但波雷特却是相当淡定,淡定的好像自己不是位主教一样  「你说的也没错,因为太过突然所以我们也搞不清楚具体情况,但可以肯定接下来会有很多麻烦事了。」中年主教说到这叹了口气  「海伦娜小姐已经知道了吧……我刚才看她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还是有些心事的。」  艾德想起了海伦娜刚才那番想说又没有说完的话,现在看来大概是想说自己已经不是圣女了吧……  「那孩子很聪明,虽然没告诉她但想她也该猜到了,虽然我知道她不是对这种地位和名声很在乎的女孩,但不管怎么说从小就一直为之努力奋斗的事情就这么突然的结束了,还是会有些打击的吧。」波雷特说到这不由得又叹了口气。  「这么想她也够坚强的呢,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能像她这样的恐怕不多啊。」  「呵呵,总之这件事情暂时还是不要和任何人乱说,我相信你应该不是那么大舌头的人。」  「放心吧,不过这事我估计过不了几天教会就要直接发通知了,到时候你们可要做好准备啊。」  之后两人便一起装作不认识回到了礼拜堂,刚好礼拜也结束了,艾德便领着两个小美人离开了大教堂。  「怎么了帕特?一直盯着那个男孩看,难道看上他的两个女奴了?」  波雷特发现在艾德离开的时候,身边的金发骑士帕特一直在盯着他的背影看,便开了个玩笑,他当然知道这位圣骑士对任何女人几乎都没有兴趣,甚至有时候他都不知道是教会的培训做得好还是这位大帅哥的性取向有问题。  「不是,只是那个叫艾德的人感觉很不简单。」不理会波雷特的玩笑,帕特直接说出了理由。  「哦……说一说。」  「他从进来之后到刚才离开的任何时候全身都没有露出一丝破绽,感觉就好像时刻处于战场一样,而且刚才盯着看的几个地方全都是我们原来守卫工作的隐藏布防点,并且……怎么说呢,我看到他的眼睛时竟然会有些害怕,感觉自己就像个小孩站在一个顶级杀手面前。」  「能看出这么多,你也不简单了啊。」波雷特对于帕特的这番言论在惊讶的同时也有些佩服。  「不,我还差得远,如果他有杀心的话,以我的能力不能保证海伦娜小姐的安全……」  「不是他的对手吗?」  「虽然不想承认,但正面冲突的话我恐怕没胜算。」  两人之后都没再说话,而帕特则以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礼拜堂的大门,这位圣骑士在同伴被调回圣城之后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无力感。  「怎么了吗艾尔文?好像有什么想说的话。」  从教堂出来之后,艾德三人便准备直接回岛上去,路上他发现艾尔文似乎有什么要说的。  「那个……我只是有些奇怪啦。」  「奇怪什么?」对小伪娘这个问题艾德和伊莉丝同时感到不解  「伊莉丝……明明淫荡又好色,为什么这么喜欢去教堂呢?而且圣女大人又那么神圣纯洁,这两人的关系却那么好,不是很奇怪吗?」艾尔文说完后有些害怕地看了下伊莉丝。  「好啊你个艾尔文,当着主人面开始说我坏话了,我就算淫荡也只是在你和主人的面前,什么时候在外人面前好色过的。」  对这样的言论伊莉丝当然要反驳一下,倒是艾德并不是太在乎,  「人和人的关系永远都说不清的,伊莉丝和海伦娜小姐第一次见面似乎就很投缘,大概像她们这样的美女之间就是天生互相吸引吧。」  艾德想起了两年多前伊莉丝第一次在敏斯特教堂和海伦娜见面的时候,当时外表还只能算是一般的伊莉丝却不知为何就吸引住了那位刚来不久的圣女小姐,并单独为她施加了祝福礼。  「主人你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菲尔纳小姐和圣女大人关系也很好呢,以前听菲尔纳小姐提起过圣女大人在皇都除了她还有另一个姐妹相称的好友,但一直没见过,原来就是伊莉丝啊。」  艾尔文这才想起自己原来侍奉的那位大小姐也和海伦娜是姐妹相称的好友。  「呵呵,不知道她们三人聚在一起会怎么样呢。」说到这里,艾德还真有些期待这三个绝世美女共处一室的情景。  「是吗……我也听海伦姐姐说过她有一个好姐妹是近卫军里面的人,原来就是菲尔纳小姐啊。」  伊莉丝提起菲尔纳时的语气很冷,那种不友好的语调不仅让旁边的两人有些不解,连她自己都不清楚是为什么。  其实菲尔纳所在的克利夫兰家和伊莉丝的父亲莫里斯伯爵当年是政治死敌,所以两人小时候并没有见过面。第一次见面也就是在家族逃亡的那夜里,当时伊莉丝又黑又瘦毫不起眼,并且刚被家里的女主人从小船上赶下来,而菲尔纳则是追捕他们的近卫军一员,但当时是夜里,情况又那么乱,两人连眼都没对过几下,菲尔纳很快就被当时的长官洛克命令走了,伊莉丝则在那晚被艾德收养。  第二次见面就是抓捕艾尔文的那次,近卫军上岛和艾德对峙的时候,两人这次倒是算真正见过面了,也许周围的人都把精神集中在了艾德和艾尔文身上而没有注意到她两,但这两个女孩当时确实因为某些女人之间的原因而互相多看了几眼。  第三次就是把艾尔文接走的那次了,但两人也就是互相望了下点了点头,话也没说一句,之后的两年一直到现在就再也没碰过面。  也许是妒忌,也许是对主人身边美女的竞争感,也许是别的什么,反正自从第一次碰面,伊莉丝就对菲尔纳这个连话都没说过的贵族大小姐有一种莫明的抵触情绪。  艾德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也察觉到了一点,毕竟和海伦娜不同,伊莉丝和菲尔纳同样是贵族家庭出身,成长经历却差了那么多,身为女孩心里面肯定多少会有些不平衡的。  于是他很懂时机地把心情有些忧郁的伊莉丝搂进了怀里,同时放缓了步伐并摸着她的头发,这才让小女奴的心情逐渐好转了些。  少年最近也慢慢发现伊莉丝随着成长开始有越来越多让人搞不懂的心思了,这也算是真正成为女人的证明吧,永远都让男人猜不透。想到这艾德不由得感叹自己能收养艾尔文真是运气,这个小伪娘起码以后性格方面不会让自己太烦心。  就在三人这么在路上走着的时候,突然从后面传来了一个叫喊声,  「小子,站住!」  周围人不少,但能被称作小子的也就只有艾德了,于是我们的「小子」很识相地回头一看,哦!真是不得了的阵势,六个打手装扮的男人站在那,明显就是来者不善。  看到艾德那不明所以的样子,一个领头模样的人先开口了  「你的两个女人我们看上了,多少钱我们买了。」  艾德有些想发火了,又他妈的是这种事,想了想最近和伊莉丝就没有好好的在城里散过几次步,每次基本是都会碰到这种人,而艾德的回答也和以前一样,  「不卖。」  对方似乎也猜到了这样的回答,几个打手立刻将艾德围了起来  「说买是给你小子面子,这两个女人今天我们要定了。」  领头的那人一边对艾德说着狠话,一边盯着伊莉丝和艾尔文,那色迷迷的眼神连艾德一个男人看的都恶心,更何况那破嘴边上还流着口水。  周围的居民也都慢慢围了过来,这样的场面平时可不多见,当然大部分男人都围到了两个小美人那,又有热闹看又有美女看,很多男人都开始起哄起来。  「打啊,打啊。」  「妈的,一个臭小子领着两个这么美的女人逛街,把他揍趴下喽。」  「揍趴下也轮不到你啊,激动什么。」  越来越乱的场面让艾尔文害怕地发起抖来,倒是伊莉丝似乎完全不担心,拉住了艾尔文的手试图让他平静下来。  「伊莉丝,保护好艾尔文,马上就完事了。」艾德似乎并不把周围的打手当回事,反而还回头关心起两个小女奴。  「好的。」  领头的打手没料到六个人围着他竟然还这么不知好歹,也不打算玩虚的了,  「给你面子你还不要了!这么想死就成全你。」  说完就把拳头招呼了上来,艾德注意到了他的手上还套着指虎,看样子是专业打手,于是也不打算留手了……  当领头打手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出拳的那只手已被对方抓住了手腕,然后只见艾德如同掰断树枝一般的把自己的手腕轻轻地就撇断了,那种轻松甚至让他的眼睛还无法相信看到的一切,直到手腕的剧痛传递到大脑,他才知道这次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半分钟过后,六个打手依然围着艾德,只不过都倒在了地上,同时还有几颗牙掉在了附近,本来还很热闹的围观众人一下子也都安静了不少,因为那些围在伊莉丝她们周围的吵闹男人们都悄悄地离开了。  「你……你……着混蛋,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其中一个打手勉强站起来之后依然在放着狠话,但气势已比刚才弱了不少,  「知道,原来干过佣兵的吧,架势还有点样子,但一看就知道没干过几年,回去再练练吧。」  艾德从他们刚才打斗的风格中就知道几个打手原来是佣兵团出身的,可惜自己出手有些快,不然还能知道的更详细点。  「伊莉丝、艾尔文,走吧。」  艾德说完就回头打算离开了,但这时后面又传来了声音。  「站住!你这混蛋等在这别走!」  只见几个站起来的打手全都跑进了路边的一个店里,艾德这才发现这条路上新开了这么一家店,店的名字看招牌叫「夜愿」,门面装修的相当豪华,好像是个酒馆,看样子这几个打手应该是里面的保镖了,大白天的就这么嚣张这家店的后台应该不简单。  「小伙子,你赶快跑吧,这家店的老大可不是能惹得人啊。」  当几个打手跑进店之后,围观者里一个好心的大妈过来忠告了艾德  「哦?是什么人啊,这么恐怖?」  「好像是从钢壁要塞退伍下来的一个军人,厉害着呐,连近卫军都不敢在这里惹他,所以说你赶快趁现在走吧。」  本来还真打算走的艾德听到这话倒是决定留下来了,他突然想看看是什么人物,如果真是钢壁要塞的人那倒好解决了,要是骗子的话那自己为了要塞的名声也要顺便解决了,况且这条路以后还是经常要走的,这种问题最好是一次性搞定的好。  看艾德完全不为所动,那位大妈也不再多说什么,叹了口气后回到了人群中,就在这时,店里面也冲出了更多的人,在摆开阵型后,一个老大形象的人慢慢走了出来,那气势确实比周围的人高出一截,而且高傲地连头也不抬地就往前走并对艾德发起话来,  「不知道兄弟是什么人,也许这次是我手下先挑的事,但在这条路上惹了我的人总不能就让你这么回去了,麻烦赏个脸进店……」  周围的小弟也已经准备好跟着干一场了,但当那位老大看到艾德的脸后话却突然停住,原本高傲的脸也瞬间转变成了惊恐,并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艾德的名字,  「艾!艾!艾!艾德……!」  「哦!是你啊,我原来还以为是个打着要塞名号骗人的家伙呢……怎么了?  不是要我赏脸进店的吗?我刚好有些累了,让我进去坐坐吧。「  艾德很高兴,因为对方确实是认识的人,这件事情到此对他来说已经可以算是解决了。  5 分钟后,众人已经坐在了店内的一张圆桌周围,一群打手小弟则站在边上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的老大,这个在他们面前永远都是无所畏惧的大哥此时在艾德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年面前竟然害怕得都有些发抖。  「这个……要喝些什么吗?」  因为气氛有些僵,「老大」只能先开口缓缓场面  「恩……来三杯果酒吧,度数低点。」考虑到伊莉丝和艾尔文,艾德要了些小孩子都能喝的酒。  「快,去把维兰特庄园酿的那瓶限量蜂蜜果酒打开,倒三杯过来。」  「是、是!」一个小弟听到命令后赶忙离开去倒酒了。  「没想到艾德你也会在皇都呢,费尔南德师长之前都没和我说过,这次的事情实在是……」  「老大」似乎原来是费尔南德的部下,还是用以前要塞里的军衔来称呼他,但对眼前的艾德他还是有些不知怎么开口,这时倒是对方替他开脱了起来,  「费尔南德他一个近卫军军长每天忙成那样哪还能想那么多,不过我说克拉姆啊,这里怎么说也是皇都,不比那些乡下地方,运气不好随便都能惹到个贵族,就算你原来是要塞的人也不要太露头,像今天这样小弟不管好的话将来说不定还要费尔南德帮你擦屁股,你也不想退伍后还要麻烦你的那位师长吧。」  艾德说完后,这位名叫克拉姆的打手老大又狠瞪了几眼自己的手下,周围的小弟被吓的连头都不敢抬,但同时他也松了口气,艾德这话的意思明显是不再追究了。  伊莉丝和艾尔文也和周围的小弟一样被这情况弄的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的主人过去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让眼前这个壮汉怕成这样。  这个时候刚才要的果酒也送上来了,艾德也放松下来一边喝着酒一边观察起这家店来,  「这店装修的还真是豪华啊,光一个酒馆这么搞有些太过了吧,后面应该还有什么东西吧?」  「呵呵,这不是当然的嘛。」  谈到自己的店,克拉姆一下子来了精神,开始侃侃而谈起来  「这家店其实是个高档会所,我们坐的这个酒馆只是一部分,后面还有个赌场和拍卖行,地下还有一层是……额……」  克拉姆说到这看了眼伊莉丝和艾尔文,一副不好开口的样子,艾德也就知道下面是什么了。  「难怪要到处买女人呢……看样子下面的规模相当大啊。」  艾德也算明白了事情的起因了,倒是克拉姆有些为难的样子,  「这个也不能全怪我手下,我们下面妓女缺的厉害,也是我前几天给他们下了死命令,要找到一定数量的女奴过来,什么手段都可以,刚好艾德你带两位这么漂亮的小姐就走店门口过去,结果就那样了……」  克拉姆作为老大倒也相当仗义,把主要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不过这店的规模来看,后台老板势力应该也不小啊,怎么会连女奴都没准备够就开业了?」  「哎……本来上个礼拜开业前就该到一批货的,结果路上给截了,后来想到本地奴隶市场去买一批,又因为前几天的那个精灵魅魔大拍卖,好的货色他们全都自己留着不肯卖。你也看到我们这的档次很高,一般货色根本不能拉出来见人的,搞得现在什么手段都要用了。」  「那就熬过去呗,当初在要塞那么恶心的情况不都熬过来了嘛。」  看着克拉姆一脸愁容的样子,艾德出言安慰了起来  「呵呵……是啊,退伍之后才发现和要塞那会比起来,什么情况都是个屁。  哎……再怎么样都比不过活着好啊。「  大概是被艾德勾起了回忆,克拉姆发出了感叹,  「这帮手下是你退伍后找的?」艾德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打手和店员,发现基本都是一些练过的。  「恩,离开要塞后发现自己还是只能打打杀杀的,就加了一个佣兵团,结果里面的老大是个废物,几个月下来大部分兄弟都只听我的了,后来闹翻了我就带着这帮人来皇都附近混,之后碰到了现在的老板,给他干起了商队护卫。前段时间老板打算开这家店之后,就决定让我来当店长,然后现在也算是混个人模狗样了,呵呵呵………」  「是啊,明显比我混得好多了啊……哎?对了!你下面开着那种店的话,需不需要那个……壮阳水啊?」  艾德突然想到了什么,拉近距离小声的和克拉姆商量起来  「当然需要啦,我们现在壮阳水的进货渠道贵的要死,而且我手下吃过后还反应第二天身体很不舒服。但皇城好一点的炼金术士又被一些本地贵族开的店给买断了,你如果有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说说看具体情况。」  「药效中等,一盎司大概能让一般人多坚持半个小时左右,带有催情性,第二天不会有不良反应,怎么样?」  「哟……不错,正是我们想要的,我们这的客人都是些有钱的主,比起药效他们更在意自己的身体,药效太强他们反而会觉得对身体有损害不愿用。你要真有的话就太好了,产量和价格怎么样。」  克拉姆也不多废话,直接进入了谈生意的阶段。  「1 盎司10银币。一个星期150 盎司,怎么样?」  「比我们原来那的便宜多了,好,成交!」  「那就这么说了,这个礼拜天我来交第一次货100 盎司,满意的话以后就常态化了。」  「没问题,到时直接来店里面就可以了。对了,比尔!拿一张至尊会员卡过来给我。」  只见一名礼服装扮的服务生过来递给了克拉姆一张镀金的精美卡片,拿到卡片后,克拉姆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交给了艾德。  「这是我们这的VIP 会员证明,以后来的话出示这个我就会过来了,而且在这里用也能有很多优惠和方便的。」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啦。」艾德喝完最后一口酒后把会员卡收进了怀里并站了起来,  「我看也不便再打扰了,那么今天就告辞了。」  当把艾德和两个女奴送离开了店门后,克拉姆才坐到了软椅上松了口气,一群小弟也跟着围了上来。  「老大,这个……要不要跟踪他然后再下手啊,那两个妞那么漂亮就这么放走了太可惜了吧。」  「好,你去跟踪,走之前给你10个金币,被他干掉的时候只要别说是我派你的就行。」  场面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众小弟都知道自己的这个老大绝对不是什么耸货,本事也是有目共睹的,不然这么多人也不可能跟着他脱离原来的佣兵团。  「老大……那个叫艾德的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你这么怕他?」  「什么人吗……哼,还记得我以前在佣兵团聊天的时候和你们说过钢壁要塞有几个绝对没人敢惹的怪物吗?」  「有印象,好像是有八个还是九个的吧。」一个小弟顺势答了话  「对,那个艾德就是其中一个。」  「他?根本就还是个小孩子吧……」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在要塞那种地方想活下去首先就是不要以貌取人。问个问题,你们知道钢壁要塞哪个兵种是最危险的吗?」  「老大,我们好歹也是佣兵出身,这个常识还是有的,侦察兵嘛。」其中一人很快就回答了出来。  「对啊,钢壁要塞建立60多年,送进阴雾森林的侦察兵没有上万也有数千,但能活着完成一年兵役的到现在只出了18个,所以也只有被判死刑的人才会去选择这条路,因为撑过一年后就能免除死刑。」  「那……那个艾德也是……」  「没错,他也曾经是个死刑犯。顺便和你们说下,大部分死刑犯宁可直接被砍头也不愿意去当侦察兵。」  「为什么?」这次所有人都问了出来。  「上断头台起码死的还能痛快点,被森林里的那些恶魔抓到的话可就连女神都帮不了你了,到现在为止找回来的那些侦察兵尸体基本大脑和肠子都是被掏空的,而且听验尸的人说都是在活着的时候被折磨死的。」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刚才不是说历史上有18个人活着撑过了侦察兵服役期的吗,还没完呢。这18个人里面还有7 个疯子选择了继续留任当侦察兵。」  「什么!?」所有人都震惊地叫了出来,感慨世界上真是什么人都有。  「那个艾德难道就是其中的一个?」一个较聪明的手下已经猜到了克拉姆的意思了。  「哼,猜对了,那小子在阴雾森林里总共呆了三年半,那三年里他传回来的情报几乎一直让我们对恶魔处于战略优势地位,所以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很感激他,毕竟我能活到现在也可说是有他的功劳。」  克拉姆说到这的时候周围人多了不少,很多客人也都围过来听他说的故事,  「喂,店长!再说一些啊,钢壁要塞的故事可很少有机会听到啊,我们也很感兴趣呢。」  「是啊,是啊,多说点,我回家也好和我儿子吹吹。」  客人们都把这当成说书场围坐起来了,克拉姆倒也高兴,反正店里真正赚钱的大头- 下面的那个妓院还没正式开,趁现在拉点人气和人脉倒也不错,  「好!各位都想听我也不藏着,就从我服役那年开始说吧……」  ……  这家名叫「夜愿」的高档会所就这样在今天慢慢热闹了起来……               第十七章  「主人……你刚才说的壮阳水不会就是我的尿吧……」  三人已经走到护城河边上后,伊莉丝问出了一路上想问的问题  「嘻嘻,伊莉丝就是聪明,这次交易成功的话以后可就不会愁钱了呢,只要我的小伊莉丝多撒点尿就好了,完全没成本啊,真是因祸得福了。」  艾德这次实在高兴,把伊莉丝抱在怀里狠狠亲了几下,  「主人你啊……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被艾德抱在怀里的她还是一脸幸福的表情,倒是边上的艾尔文又有了新问题,  「那个主人……伊莉丝的尿要卖出去的话,我以后喝什么啊……」  艾尔文刚问完这个问题就后悔了,因为发现另外两个人都用一副惊奇的表情看着他,赶紧慌忙地解释起来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那个身体的原因啦,主人你不是说要我每天都要喝的嘛……不是我自己喜欢喝啦。」  这慌乱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让艾德和伊莉丝都不约而同地想要再逗逗他  「咦!原来我的尿那么难喝啊,艾尔文一点都不喜欢吗……」  伊莉丝一边说一边装出一副十分难过的样子,  「哎?不、不是,伊莉丝的尿一点不难喝,我、我很喜欢的。」  「啊……?艾尔文你原来真的喜欢喝尿啊,真是够变态呢。」  还没等那边解释完了,艾德又在这边发起了难,这一前一后的戏弄终于把艾尔文调戏地哭了出来,  「你、你们……别这样,我真的、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呜呜呜……」  「哎哟……好了好了,我们开玩笑呢,别哭了……」  「是啊,这个……开玩笑的,来,主人抱你到船上去。」  如果这里不是街上的话,艾德真有种控制不住的冲动把这个金发小妖精压在身下了,连哭起来都这么的娇媚。而这股冲动只能用来把他抱在怀里了,只是抱起来后才发现,艾尔文虽然是个娈童,但无论体型还是重量都比伊莉丝这个女孩还要小,就像个孩子一样,而且身上那香香的味道让艾德再一次觉得这孩子的性别绝对是女神故意开的一个玩笑。  当上了船之后,艾德才一边解开缆绳一边解释起来,  「我今天答应给他的分量也就伊莉丝你一个星期尿量的一半,剩下的一半足够给艾尔文喝的了,你们就别担心这个了。」  「原来如此啊,哎……你这样的计算头脑要用到钱上的话就好了呢。」  伊莉丝听到这不由得感慨起来。  「我知道了啦,对了,这个东西你帮我收好了,以后可是有用的。」  艾德把克拉姆给的那张会员卡拿出来递给了伊莉丝。  「这张卡片做的好漂亮啊,外面还有镀金呢。」接过手的伊莉丝对着卡片赞叹道,  「是啊,店里面的装修先不说,光是这张卡片的制作工艺看,那家叫夜愿的店的后台老板就绝对不是一般有钱人,以后有机会的话和他多做些生意吧。」  「那个店长又到底是什么人啊,那么害怕主人你。」  「原来一起的战友呗,至于为什么害怕我……呵呵,我暂时不会告诉你们的,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听到自己的主人这么说,伊莉丝也就不再多问了,而且她也认为男人多一些神秘感才更吸引人。  「伊莉丝,把尿撒了,我们开始插穴。」  忍了半天的艾德在船离开城区后终于恢复色狼本性,把裤子脱掉准备进行活塞运动了,不过却先拿出了一个水壶对准了伊莉丝的尿道口,这让艾尔文有些不明白原因了,  「主人,为什么要让伊莉丝先小便啊?」  「哦,你还不知道啊?伊莉丝在被我插到高潮的时候肯定会失禁的,所以我们在一些不能弄脏的地方做的时候都会让她先撒完尿在搞。」  艾德一边摸着伊莉丝的小阴蒂刺激尿道一边和艾尔文解释道,倒是伊莉丝本人有些意见,  「呜……其实我不喜欢先撒尿的,高潮的时候一边潮喷一边失禁才是最爽的,主人你最坏了……」  「好啦,乖……伊莉丝你的尿现在可是最值钱的了,一滴都不能浪费的,来,赶快尿出来。」  艾德大概有些等不及了,直接用手指在柔嫩的阴蒂上狠捏了一下,小女奴无法抵御着强烈的刺激,温黄的尿液就这么兹兹地射进了水壶里面。  在尿完之后艾德把水壶递给了艾尔文,小伪娘拿到之后又不敢喝,只能把瓶口放到鼻子前闻几下,那通过小小瓶口散发出的淡淡骚味和淫热湿气让他发觉自己对这个感觉竟然有些微微地上瘾了,难道自己真是个变态?  不管艾尔文这里的细小心思,船的另一边,伊莉丝的前半身此刻正像母狗一般地双手撑着船板,而后半身却是一条腿直立站着,另一条腿被艾德抱起伸向天,两条腿就如同芭蕾舞演员一般的成一条竖过来的肉棍,展示出了伊莉丝完美的腿型和身体柔韧性。  这种羞耻和优雅完美结合的淫荡姿势配合着伊莉丝此刻那淫乱而又美艳的粉嫩脸蛋,简直就是在和别人说赶快来插我一样,更何况内裤被脱掉的她在这种姿势下那美丽的蝴蝶穴完整露在艾德面前,两片肉唇做的翅膀一抖一抖的拍撒着淫汁,让艾德如何能忍,直接就将肉棒插了进去,  「啊!……主人……这种姿势……太刺激了……人家会疯掉的啦……啊……啊……」  「啊……啊……太爽了!里面……被撞的好舒服啊……啊……」  「怎么了?小骚货,你不是最喜欢这种姿势的吗,多美啊,像个小母狗一样淫乱。」  艾德一边说一边舔着伊莉丝向上伸的那只美脚。  而在一旁观赏的艾尔认已经看呆了,和上次那昏昏沉沉的情况不同,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清楚地看到两人性交的场面,艾德的龟头和肉棒就好像攻城锤一样不断击打着伊莉丝的阴部,那铿锵有力的节奏和响声也同时在拍打着艾尔文的内心  两人的动作是如此的淫乱、狂放,艾德那强壮而健美的腰腹部让每一个抽插都那么的有力而又动人心魄,伊莉丝那本应清纯可人的脸蛋也消失不见,黑色的瞳孔随着抽插的声音逐渐上翻,舌头外吐口水四溅,脸上那绯红的淫晕却还是那么诱人。  但两人那优雅完美的身形却让这粗野的性交又多了一份美感,艾尔文这才发现眼前的这对男女单从肉体上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搭配,他们此时那单调的抽插动作也仿佛变成了世上最真实美丽的舞蹈。  小家伙越看喉咙也越干,为了止渴他首先想到的却不是河里的清水,而是手上那壶伊莉丝的尿,也许是本能,也许是受两人影响而爆发出的淫欲,艾尔文忍不住喝了一口水壶里的温热体液,希望这能止住自己的口渴。  但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大概忘了这尿里面那催情的效果,当喝完第一口后,全身发热的他才知道后悔了,但身体却驱使他继续堕落下去,直到整个水壶都被喝光之后,小伪娘已经热的把上衣脱掉,并揉捏着自己敏感的乳头试图能克制一点。  但最终,在被淫欲支配全身之前,仅存的一点理智让他明白了自己终归是艾德的一个性奴,那就顺从自己的本能不要再忍耐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艾尔文爬到了两人还在不断抽插的生殖器的下方,开始做起了「第三者」。  在肉棒不断抽插中滴落的淫水全都被艾尔文接进了自己的嘴里,但这还远远不够,小伪娘伸出了舌头开始舔舐起伊莉丝的阴蒂。一直处于痴狂状态的伊莉丝完全没注意到下方的这个小东西对自己的袭击,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支撑着她那淫乱不堪身体的细弦瞬间断开了……  淫荡女奴就这样高潮了,阴道里瞬间分泌出的大量阴精浇洒在艾德的龟头上面,让这个粗壮的肉棒也无法再坚持住,两颗硕大的睾丸瞬间收紧即将喷发,但在这最后一刻,艾德大概是发现了两人身下那个捣乱的金发小妖精,将肉棒拔了出来对准了他。  无数的精液和淫水不断喷洒在艾尔文的头上和身上,那可爱的樱桃小嘴也只能勉强接住其中的一点点,裸露的上半身被精液沾染地又白又黏,淫靡不堪,伊莉丝那不断潮喷的阴道如同喷头一样又把艾尔文的头和身子淋了个遍,就这样整个人都被白色和透明的汁液给覆盖了全身。  「啊……啊……主人的、主人射给我的……啊……热热的牛奶……」  艾尔文贪婪地把身上的精液用手聚拢到了两个微隆的乳房上,大概是因为精液的热度让敏感的乳头更加地舒服吧,手指也在拨弄着被白汁覆盖住的粉嫩乳豆,同时用嘴含住了还在不断挤出精液的龟头,把剩余的全都吸进了自己的口中。  这种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的恶劣行径严重惹恼了精液的生产者伊莉丝,  「艾尔文你个小坏蛋,我还一口没有喝呢,你就全占去了,连肉棒里剩的都不给我留一点。」  「呀!伊莉丝不要啊……呜……又咬人家的奶头……等等、不要全吃掉,留一点给我……」  生气的伊莉丝直接扑到了艾尔文身上把乳头周围参杂着自己淫水的精液毫不客气的全都舔掉了,为了报复还轻轻咬了下乳头,想要争食的艾尔文却又舍不得含在口中的龟头,只能让伊莉丝在自己那娇嫩的胸脯上肆意舔弄,也算是享受了一下美女的舌技吧,得承认真的很舒服。  而艾德就这样一边享受着艾尔文小嘴里的温润粘湿的爽感一边欣赏着眼前这淫幻的美景,等待着小船慢慢地飘回自己的小岛。  这次回去之后,艾德唯一的重要工作就是收集伊莉丝的尿了,因为尿的壮阳和催情效果刚刚好,所以连稀释都不用,唯一的问题就是味道了,毕竟虽然伊莉丝的尿骚味很淡,但并不是完全无味的,客人到时候尝出来的话,管你效果再好也是要发火的。  但这一次之所以卖这么便宜就是因为成本低啊,毕竟壮阳水可是炼金术士才能做的高价品,或者说这个世界上炼金术做出来的东西价格都不会太低,而艾德这次以低于同行业市价的标准出售就是因为缺钱而不得已,不然的话哪怕成本再低他也不会去破坏市场行情的,炼金术的生意从来都是有价无市,不怕没有冤大头去买。  所以味道方面艾德也不想投入太多的成本进去,但炼金术可不是做菜,想要在不破坏催情效果的前提下还能将味道变好可不是随便加点糖之类的进去就可以的。  虽然这么说可能会不太好,但是伊莉丝的尿其实可以算是一种新的炼金产品,以往还没任何记录有女性服用相同药物后会有这样的副作用,所以这应该算是一种伊莉丝特殊体质带来的福利,相对的想要改良味道的话也没有前人的经验可循。  于是艾德前几天一直在苦恼着应该怎么办,便宜的材料都试过了,基本都不行,用贵点的材料那还不如不卖,这样的情况直到艾德想到了同样来自伊莉丝身上的另一种体液:口水。  伊莉丝那玫瑰蜜味道的甜美唾液艾德当然早就想到了,但要能中和掉那么多尿的味道,光用想的也觉得有些太为难她了,别到时候把喉咙都吐干了,艾德还心疼不过来呢。  不过本着试一试的想法,还是用了一下,结果竟然是出人意料的好,经过艾德的计算,伊莉丝仅仅5 盎司的唾液就能在味道上中和掉100 盎司的尿,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神奇的效果,那就没人知道了,反正当年在她身上砸的那些高价药水总算是没有白费。  于是最关键的部分也搞定了,到了礼拜天,艾德按照约定来到了那家名叫「夜愿」的会所,并带来了100 盎司的壮阳水,这次只有他一个人,因为伊莉丝实在不好意思当面看着自己的尿被当做贵重品来交易,这会让她有种负罪感,所以和艾尔文一起留在了家里,连教堂都没去了。  「艾德,你先坐在这等一等,我找个手下先试下效果,满意的话就交易吧。」  早已在店内等着的克拉姆虽然气势上还是有些害怕艾德,但在生意上面却是一点都不含糊,一定要先验货再说,让手下装了一小瓶后便去地下室试试药效去了。  「下面的妓院开张了?」  「恩,前天总算是开了,真不容易啊。」  「呵呵呵,这么说也该送点东西给你了,我身上没什么其他的,这个东西是我自己雕的,就送给你做个装饰吧。」  艾德说完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雕塑,正是上次艾尔文在船上发现的以伊莉丝为模特所雕的淫欲女神,那摸奶抠阴的淫荡造型在正常场合实在不能摆放,倒是很适合克拉姆这地下娱乐场所。  「这!这是你雕的?!」克拉姆接过之后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是啊,怎么了?」  「我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手绝活,这雕工简直就是专业的啊,看这造型是淫欲女神吧,你还真会送,刚好摆在下面当装饰用。」  克拉姆这番话可是发自真心的称赞,那个小雕塑被他拿在手里上下左右的观赏,可说是爱不释手。  「我还雕了好几个呢,你要想要的话我下次在带来几个,不过可是要给钱的了哦。」  「真的还有吗?我都买了,一个5 、不,6 个金币怎么样?」  克拉姆直接开出的高价让艾德有些惊喜,6 个金币都等于他三个月的俸禄了,这些个小

上一篇:【淫色的皇都】 (9-11章) 下一篇:【我要干明星】(13~16)